3月21日浙江疫情最新通报:新增西班牙、土耳其输入病例

3月21日浙江疫情最新通报:新增西班牙、土耳其输入病例
3月20日0-24时,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其中西班牙1例、土耳其1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例,累计出院4例。3月20日0-24时,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17例,累计出院1215例,治愈出院率99.8%。全省已28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36例,累计出院1219例,累计死亡1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3780人,尚有127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相关新闻3月20日0-24时,浙江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其中西班牙1例、土耳其1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例,累计出院4例。嘉兴最新情况通报3月20日0-24时,嘉兴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病例为土耳其籍,3月15日自土耳其出发,于3月16日抵达上海浦东机场,经机场检疫后,返回海宁市租住小区,在居家医学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嘉兴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3月20日0-24时,嘉兴市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5例,累计出院44例。全市已连续30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嘉兴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6例,现有重症病例1例,累计出院44例。确诊病例中,南湖区8例、秀洲区15例、经开区2例、嘉善县6例、平湖市4例、海盐县1例、海宁市5例、桐乡市5例。专家提醒:国内疫情逐渐好转,而境外疫情持续发展。疫情还没结束,千万不能松懈。下班后或休息时间,个人和家庭要做到不串门、不聚会、不聚餐。如有发热、呼吸道感染症状,特别是持续发热不退,要及时到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2020年3月21日温州市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疫情通报2020年3月20日0-24时,全市新增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2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病例郑某,3月17日从西班牙马德里飞抵北京。3月18日乘坐CA1539航班从北京抵温,经机场检疫后,由专用车直接接送到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结果,诊断为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患者病情稳定,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追踪到该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均已落实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来源:浙里嘉兴、健康温州、健康浙江 原标题:2020年3月21日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

3月21日浙江疫情最新通报:新增西班牙、土耳其输入病例

3月21日浙江疫情最新通报:新增西班牙、土耳其输入病例
3月20日0-24时,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其中西班牙1例、土耳其1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例,累计出院4例。3月20日0-24时,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17例,累计出院1215例,治愈出院率99.8%。全省已28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36例,累计出院1219例,累计死亡1例。现有疑似病例1例。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3780人,尚有127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相关新闻3月20日0-24时,浙江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其中西班牙1例、土耳其1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例,累计出院4例。嘉兴最新情况通报3月20日0-24时,嘉兴市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病例为土耳其籍,3月15日自土耳其出发,于3月16日抵达上海浦东机场,经机场检疫后,返回海宁市租住小区,在居家医学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嘉兴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3月20日0-24时,嘉兴市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5例,累计出院44例。全市已连续30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嘉兴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6例,现有重症病例1例,累计出院44例。确诊病例中,南湖区8例、秀洲区15例、经开区2例、嘉善县6例、平湖市4例、海盐县1例、海宁市5例、桐乡市5例。专家提醒:国内疫情逐渐好转,而境外疫情持续发展。疫情还没结束,千万不能松懈。下班后或休息时间,个人和家庭要做到不串门、不聚会、不聚餐。如有发热、呼吸道感染症状,特别是持续发热不退,要及时到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就诊。2020年3月21日温州市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疫情通报2020年3月20日0-24时,全市新增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3月20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2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病例郑某,3月17日从西班牙马德里飞抵北京。3月18日乘坐CA1539航班从北京抵温,经机场检疫后,由专用车直接接送到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结果,诊断为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目前患者病情稳定,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追踪到该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均已落实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来源:浙里嘉兴、健康温州、健康浙江 原标题:2020年3月21日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

支援武汉的江苏红会工作组负责人:一枚口罩、一分钱都要登记

支援武汉的江苏红会工作组负责人:一枚口罩、一分钱都要登记
经过六小时的车程,聂城和他的团队终于回到了南京。在隔离酒店,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让自己大睡两日。这一个多月来在武汉的疲惫、紧张、压力,终于在这两天无人打扰的睡眠中得到释放、缓解。一个多月前,身为江苏省红十字会援武汉工作组负责人、江苏省红十字会赈灾救济部部长的他和团队“临危受命”,前去武汉协助正处于风口浪尖的当地红十字会。工作组正在处理物资。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因为捐赠信息公示不及时,物资分发不及时,湖北武汉当地红十字会曾一度引发舆论关注。去时,聂城的团队自备口罩,回时,他们与当地一起努力留下了一个规范有序的工作局面。在武汉奋战的近50天时间里,聂城带领6名队员,完成台账资料23份,编制物资、资金账目表280余个,处理捐赠数据11.3万条……这份成绩单不仅受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高度肯定,其清晰的账目登记也赢得国家审计部门工作人员的“点赞”。他们与各地援鄂医疗队一样,只不过是在另一个相对“安静”的战场完成了支援湖北武汉的战役。如今,我国“战疫”已取得阶段性的成绩。此时请曾经身处一线的红十字会工作者复盘“抗疫现场”以及他眼中的武汉红会当时的处境,对我们厘清和理解一些问题或有帮助。工作组正在核对物资。以下是聂城与澎湃新闻的对话:澎湃新闻:您和团队在武汉待了多长时间?回到南京感觉如何?聂城:2月3日过去的,3月22日回的,待了一个多月,回南京后全员在酒店隔离,我自己一回来就睡了两天,才感觉缓过来一点,之前一个多月强度太大了。澎湃新闻:你们在武汉主要负责哪些工作,工作节奏如何?聂城:前期是协助武汉市红十字会把仓库物资理清楚,分发出去。后期把捐赠人信息核实清楚,公示清楚,给爱心人士一个交待。每天从宾馆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办公地点再到仓库,三点一线,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从早上八点开始,晚上七八点回到宾馆,吃过晚饭后继续干活到凌晨两三点。我们本来还说在武汉想看看樱花,没想到中间马不停蹄,就没有怎么歇过。虽然很疲惫,但我可以说很自豪的说,我们团队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只有在后期休息了两天。 澎湃新闻:你们一行几人,如何分工?与当地红十字会如何协作?聂城:我们7人,一人负责随队医疗,一人司机,其余5人主要负责物资统计登记和一些协助派发工作。武汉市红十字会有10人,我们是协助他们,他们为主,我们为辅。澎湃新闻:除了江苏队外,四川、广西也有红十字会去到当地,像这种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统一调配,跨省支援的例子在过去多吗?主要基于哪些考量?为何此次选中这三家?聂城:之前四川汶川地震、雅安地震都有这种跨省支援,主要是为了协助当地红十字会提高工作效率,缓解他们的压力,因为本来红十字会人就少。此次选取江苏、四川、广西三支队伍,主要因为我们江苏和广西的红十字会以往的工作都做得比较好,比如江苏,在汶川地震、盐城阜宁风灾等几次大的事故救灾工作中都得到了总会的肯定。四川是因为之前参与汶川地震救灾有很好的经验。此次三个队伍,我们对口支援武汉市红十字会,四川、广西对口支援湖北省红十字会。澎湃新闻:你们到武汉的时候当地红十字会主要面临哪些困难?你们是怎么一步步解决的?聂城:首先是物资积压问题。我们到的时候仓库已经积压很多物资了,两个平均八九千平米的场馆,已经堆满了,高度最高有一个人那么高。还是因为他们人手少,武汉红十字会当时在工作的只有10个人。我们去的时候发现他们体能可以说已经达到极限了,看起来很疲惫,你跟他们说什么有时候他们都反应不过来。吃饭也不规律,经常到下午三点才吃。物资真正开始多起来是在1月22日到25日几天,那时候疫情严重的消息刚刚传开。两三天收到四五百批物资,导致仓库一下爆满,政府紧急调度了国际博览中心作为仓库,一开始让统计局、发改委介入发放。但后两者缺乏这样的经验,所以一时工作陷入忙乱。2月1日,又让交通局牵头,引入九州通医药物流有限公司参与物资接受发放。我们到了之后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定向捐赠的再不用下货清点、不进仓库,直接运给接收方;第二是非定向捐赠的分片包干,分组负责仓库一个片区;第三,按防疫指挥部给的一线需求与入库物资数计划分配,加强信息化管理。这样做之后速度明显加快了,大概十个工作日内就把原来积压的物资都发出去了。再就是捐赠物资的信息补录,处理起来更难。按照要求,我们要登记每笔物资的捐赠方、接收方、数量和价格。可以说99%的捐赠物资都没有提供完整的信息,他们都是本着把东西送进来就行了。但是这给我们后期工作带来很大的压力。比如很多物资捐过来是没有写捐赠人的,最开始有段时间“谈鄂色变”,很多货运司机物资运过来,还没来得及交待来源就走了。捐赠人很多也是本着献爱心不留名的想法。我们曾经收到一个小包裹,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枚口罩,也没写姓名联系方式。我们都开玩笑说这快递费都比这个快递贵。但这是捐赠者的一片心意。再比如价格,光口罩一种,就有N95、一次性医用、一次性民用等多种型号,每种型号价格不一,我们要找捐赠方一一核实,他们还需要出具公允的价值证明,证明价格真实。对于信息不全的条目,我们是通过志愿者挨个打电话过去确认。电话打不通的,通过快递公司找揽件单位,没有线索的,就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官网发布置顶公告征集。有一次,有一名捐赠者问她捐的口罩发到哪家医院。我们查物流单号、捐赠人姓名、联系电话都没查到,最后是靠搜她所在公司名称的关键词,才终于找到这箱口罩的记录,花了整整一上午时间。回应公众疑问是我们的责任,所以登记工作才这么重要。一枚口罩、一分钱都要登记在册,有案可查。江苏红十字会援武汉工作组团队照。澎湃新闻:还有个问题,如果不是符合国内医疗标准的医疗防护物资怎么用于一线医护呢?比如海外捐赠进来的。聂城:大概2月初的时候,国家临时放开了欧盟等国外标准的医疗物资,说可以我国医用。另外,当地质监局也负责物资鉴定,是否能医用、真伪如何,他们都参与鉴别。比如之前我们接到一批N95口罩,根据其质量改为民用。澎湃新闻:我们接到的物资总数有多少?大概有哪些类别?聂城:一共一万多批次,批次中有的是箱、有的是件、有的是包。种类来说,可以分为医疗防护的,民用防护的,还有消毒液、核酸检测试剂盒等耗材类的、呼吸机监护仪等器械设备类的。另外像生活用品、食品类的是由当地慈善总会负责接收。澎湃新闻:之前公众说武汉和湖北红十字会物资与捐款发放不及时的事对你们后续的工作有影响吗?聂城:心理上会有点难受,但这也提醒我们红十字会在塑造公信力方面要加强。首先必须提高效率,提高工作质量,然后提高透明度,比如说要让更多的社会公众参与到这项工作来。他们了解红十字会之后,才能去更好地理解我们。 当然大多数捐赠者也是很认可我们的。有一天我们为了核实捐赠信息,分别给170多个捐赠者打了电话,对方都给予高度肯定和正面评价。只有一个人说,“我想知道我的物资发出去没有。”从捐赠方来说,人家捐到我们这来就说明是相信我们的。据我所知,当时对于定向捐赠资金,按捐赠者要求汇入指定医院;对非定向捐赠资金,对有疫情防控定点医院需求的,按照指挥部分配方案拨付,结余的由指挥部根据防疫需要采购防护物资或由指挥部安排。其实当时医院缺的不是钱,是物资。但是当时市场上物资已经很难买到了,你把捐款汇到医院账上,他也用不出去。至于物资发放问题,其实当时武汉市指挥部明确了,红十字会负责接受医疗防护物资,慈善总会负责接受生活物资和食品,具体发放是由市指挥部拿分配方案。就我在红十字会多年的经验,红十字会是不敢私吞捐赠的。因为这一笔笔捐赠都要公示的,即使捐赠人不明确,也要用“爱心企业(人士)”来标明,捐款的话其数额都是入账的,银行也是有监管的。澎湃新闻:武汉红十字会的人面对这种质疑情绪如何?聂城:心里不舒服,但有什么用呢?他们就告诉我们,说他们已经没时间去顾及网络了,手头的事千头万绪。澎湃新闻:当初去到武汉时,领导要求你们做到什么程度才可以结束支援呢?聂城:其实在我们到达武汉开展工作后二十来天,物资就基本上可以做到当天进当天出了。后来是说医疗队不撤,我们就不撤。 澎湃新闻:去到武汉与离开武汉时两次心境有何不同?武汉当地有哪些变化?聂城:刚去时心情是很紧张的,压力大,因为对现场情况没底,到底要做哪些事,网上当时舆论也很强,我们也有压力。回来后就觉得比较踏实,应该经过一个月多的共同努力,现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工作可以很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了。 武汉当地由于我们是三点一线,没有去市里边看过,但根据两次在车上的观察,去的时候整个城市冷冷清清,整条路就好像为我们开的一样。离开时已经车水马龙了,虽然街上行人还是很少,但已经有很多车辆了,感觉整个城市开始活跃起来了。澎湃新闻:你们团队目前的身体状况怎么样?聂城:前两天大家都检测了,暂时没有感染迹象。其实当时在武汉时,我们所处环境还是有风险的,我们只有一次性口罩,每天面对社会上不同的人,某种程度上,我们比医护人员所处环境更具风险,至少医护人员接触病人时都有针对性地做好全身防护。澎湃新闻:你们的口罩是当地提供的吗?聂城:是我们自己从南京带去的,去之前我就购买了500个,供团队使用。武汉已经很困难了,我们尽量不给他们添麻烦。澎湃新闻:接下来有什么工作计划?聂城:现在全员在酒店集中隔离。去武汉这段时间我们已经落下了很多日常工作,这两天我开始回归到年度工作计划中,不能拖单位后腿。(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专题】防控新冠肺炎

国企脱离党的领导监督达8年 最终13名干部被处理

国企脱离党的领导监督达8年 最终13名干部被处理
这是一起典型的违反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的案件!4个党组织和13名领导干部被追责问责,其中,涉及市管干部5人!北京市纪委监委相关监督检查室召开会议研究案情。叶志娟 摄(资料图片)这起案件的“主角”就是北京隆达轻工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隆达控股)、北京隆达印刷包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包集团)及其下属制版厂(以下简称制版厂)。2017年11月,北京市委巡视组进驻隆达控股开展巡视。不久之后,该公司二级企业印包集团及其下属的制版厂进入了市委巡视组的视野。制版厂,始建于1955年,是一个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字号”国有企业,其制版工艺曾盛极一时。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制版厂开始向物业经营转型。2000年至2007年,经过多次重组,制版厂最终成为隆达控股下属印包集团所属企业。拒不执行上级党组织决定;擅自推进“改革”,实行“自治”……2009年7月到2017年11月,制版厂脱离党的领导和监督长达8年,俨然一个“独立王国”。那么,一个国有企业是怎么成为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的?一级党组织明目张胆对抗上级决策,上级党委、纪委又为何长期放任不管?全面“自治”,成立“两委会”对抗上级决定——一次党组织隶属关系的调整拉开了“独立王国”的序幕王强,时任制版厂厂长。在该厂由制版主业向物业经营转型的过程中,发挥过一定的带头作用。2007年,由于不满印包集团党委将制版厂党支部划归印包集团下属物业公司党委管理的决定,王强开始以“厂务公开、民主管理”“探索职工自治”为名,提出组建所谓的“企业管理委员会”。“当时王强是厂长,很有威望。既然他说要改革,厂里的干部职工都认为肯定是越改越好,所以当时没人提出质疑。”制版厂副厂长马洪钦介绍。在没有履行请示报批程序的情况下,王强擅自组织召开了企业职工大会,并自行选举产生“企业管理委员会”“企业监督委员会”,还制定相关工作条例,提出由管理委员会全面负责企业经营管理工作,行使企业行政管理权和决策权,甚至讨论决策“三重一大”事项。由此,“两委会”开始成为制版厂和王强个人对抗上级决定的一种“护私”手段。“按照党章和相关法律法规,国有企业党组织要发挥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作用,履行保障和监督的职责;企业厂长行使经营管理职权;职工代表大会则行使民主管理职权。三者相互支持、密切配合,共同发挥作用。但在制版厂,‘两委会’的作用完全凌驾于党组织之上,管理上当时已经出现了问题苗头。”北京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

战疫一线来了科技尖兵:防控疫情“黑科技”产品大显神通

战疫一线来了科技尖兵:防控疫情“黑科技”产品大显神通
从病毒基因测序、机器人护士,到天上无人机喊话、大数据监测疫情,无不说明“防疫战”就是一场“科技战”。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泉州市科研机构、高校、企业聚焦疫情防控急需的新技术、新产品,快速组织精兵强将,投入研发攻关、产品生产和防控应用,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泉州动车站使用红外热成像智能人体测温仪对旅客进行测温(丁建筑 摄)防控疫情“黑科技”产品大显神通智能防疫机器人、无接触测温安检机、智能应急消毒通道……许多“黑科技”产品在疫情防控中大显神通。在泉州,同样可以找到这些“战疫尖兵”的身影。2月7日,在泉州动车站,一台“红外热成像智能人体测温仪”完成安装调试并开始高效运作。据了解,该设备由泉州华中科技大学智能制造研究院捐赠,能在一秒内扫描人群,非接触式自动测量体温,大大提高了人员密集场所体温检测的速度和效率,在抗击疫情前线为进出站旅客筑起一道安全屏障。无独有偶,福建(泉州)哈工大工程技术研究院也研制了一台“人脸识别与人体快速测温系统”。该设备运用人工智能,识别定位人脸,并通过非接触方式检测、判断被检测人员是否存在发热现象。此外,该研究院还研制出“公共出入口智能应急消毒通道”,可快速部署于公共场所出入口,通过智能监测与消毒雾化系统、人体测温系统及远程监控系统、消毒液智能检测系统等,减少公共场所人工消毒的工作量与安全隐患。还有“智能防疫消毒喷雾机器人”,可代替人工完成消毒喷雾作业,将医护人员等从高危、繁重的消毒作业中解放出来,提高消毒作业的安全性和执行效率。据悉,目前该机器人已在泉州软件园进行过实地消毒作业,取得良好效果。防治病毒科研力量攻关技术显成果疫情突如其来,大批专家、科研人员争分夺秒投入到新冠肺炎防治技术的攻关当中,这方面泉州同样没有缺席。一段时间来,华侨大学医学院着力研究一款新冠肺炎检测试剂。“目前,我们正在研制的新冠肺炎现场快速检测试剂和快速可视化检测,将为快速检测提供更多途径。”华侨大学医学院博士刘丹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检测需要一定的仪器设备和专业操作人员,从送样到出结果需要好几个小时。而华大医学院研制的这款试剂,采用微流控的方法做核酸提取扩增集成,最终通过试条形式显示结果,不依赖仪器设备,整个过程只需30分钟,适用于大型医院收治病人的现场快速筛查、疾控中心快速筛查及普通民众在社区医院或家里的初步排查。下阶段,华大医学院将组织对合适项目进行试剂盒优化并报批,争取批量生产。

价值超百万元!思明集中销毁2吨、约3000瓶假酒

价值超百万元!思明集中销毁2吨、约3000瓶假酒
近日,思明区集中销毁近2吨、约3000瓶假酒,其中包括假冒五粮液、水井坊、剑南春等白酒,以及蓝带、轩尼诗等洋酒,价值超百万元。这些假酒主要是伪造厂名厂址的酒类产品,由思明区商务综合执法大队于近几年查获,并已结案。此次销毁假酒由专业环保公司执行无害化处理。销毁前,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对假酒进行清点。环保公司工作人员将假酒一箱箱搬上输送带,由破碎口进入破碎机中粉碎,粉碎过程持续约半小时。粉碎后的玻璃碴、纸皮和酒水进入1100℃高温的焚烧炉中焚烧。据介绍,这些碎渣和酒水需经过约10个小时焚烧,才能完全销毁,产生的气体可实现达标排放,不会污染环境。那么如何才能买到放心酒?早在2015年7月1日,厦门市《酒类流通随附单》管理系统就已正式实施。《酒类流通随附单》共有三联,消费者可向零售商索取纸质随附单的第三联,借助“厦门市酒类流通管理局”微信公众平台的查询系统,输入随附单右上角的打印号,来核验一瓶酒的流通信息。厦门“电子随附单二维码溯源系统”还可查询到厦门市酒类流通管理局监制的二维码“箱标”“瓶标”标识,真正实现消费者“扫一扫就可分辨每瓶酒的真假”。思明区商务综合执法大队提醒,不论外地还是本地的供应商,只要按照《厦门市酒类管理规定》的要求,申请办理酒类流通备案,开具酒类商品电子追溯单,就可领取到瓶标、箱标,严格按照要求进行贴标,就可在厦门市面上流通。对于贴标未到位的,一般会给予经营者一定的整改时间,而屡次整改未到位的企业,将依法规进行立案查处和曝光。消费者在日常购买酒类产品时,尽可能前往正规商场或者品牌专营店购买,并索要购物发票,一旦发现假冒伪劣产品,可拨打12315进行举报。(